二肖中特100
您所在的位置: 臺江新聞網 >> 文化 >> 正文

番音留聲處 樂韻天華吟

2019-03-22 08:54:40   來源:《福建日報》2019年3月19日第8版    【字號

  今年66歲的王道武是福州遠近聞名的傳統樂器制作技藝傳承人。從福州農副產品批發市場退休后,王道武把精力都放在了制作和維修傳統樂器上。戴上老花眼鏡,熟練地拿起桌上的工具,坐在自己的工作臺上敲敲打打,有時候他一待就是一整天。

  如今,王道武和兒子王增鑫經營著有200多年歷史的樂器行——“老天華”,他們堅守本心,技藝承襲古法,用工匠精神留住福州地方傳統音樂的“蝦油味”。

  “老天華”原名“天華齋”,始創于清朝嘉慶六年(公元1799年),曾在1905年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奪得銀獎。2001年5月,經中國商業聯合會批準老天華樂器鋪為“中華老字號”。2009年,“老天華”樂器制作技藝被列入第三批福建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  百年世家見證民樂樂器興衰

  “閩山廟里夜入繁,閩山廟外月當門。檳榔牙齒生煙袋,子弟場中較十番。”清朝乾隆間,一首《榕城元夕竹枝詞》生動描繪了當時十番音樂夜晚演出時的盛景,而十番音樂的發祥地就在福州茶亭有名的手工藝街,“天華齋”便誕生于此。

  王道武出生在茶亭的一個傳統樂器制作世家。他告訴記者,他們家族在清朝時從事的是糧油皮草生意,家境還算殷實,出了一個愛好音樂的王仕佺,喜歡鉆研各種民間樂器,還到處請教師傅,學會制作樂器的技藝后,在福州洋頭口一帶開了家樂器行“天華齋”。

  在第二代傳人王師良手中,“天華齋”在全省各地打出了名聲。清末民初,又在第三代傳人王右孫經營下達到了一個高峰,成為國內大名鼎鼎的樂鋪。“我們的樂器不僅被清宮廷選用,還遠銷海外。”王道武說,“天華齋”樂器曾風光一時,經常參加國內外各種展覽,拿過許多獎項。

  王道武還記得小時候,父親經常會在家里做樂器,他會幫忙打下手。“過去前面是店,后面是家,從小就可以接觸到樂器制作。”父親去世后,王道武接手“老天華”的招牌,在茶亭祖厝重新開門營業,但生意已不如以前。

  十幾年前,茶亭街拆遷后,“老天華”在外“流浪”了一段時間,最終王道武在臺江區白馬南路大廟新村購買了一間店面。“有固定的經營場所,發展會比較穩定。”王道武說。

  用匠心做好每道工序

  在“老天華”店鋪里,各式各樣的樂器琳瑯滿目,除了逗管、三弦、南胡、椰胡、笛、笙、鑼拔、云鑼等十番樂器外,還有閩劇及歌舞、曲藝界常用的樂器,比如月琴、雙清、六弦、七弦、京胡、箏、瑟、簫等。

  “學習樂器制作主要靠記憶,過去技藝傳承都是靠口傳身授,熟能生巧。而工具也是很重要的因素。”王道武說,“老天華”樂器特別注重材料的選擇,許多材料都用進口的,如暹羅木、印度黑木等。

  “做樂器是細工活,我們主要靠手工來完成的,就算知道制作流程,沒有精細度,最后出來的音色也會差很多。”王道武隨手拿起身邊的二胡說,一把二胡從琴皮到做琴弓,蛇皮的使用,都要仔細地挑選,這樣才能做出音質佳、音色純的樂器,而一個二胡琴筒就有十幾道的工序,每個流程都要認真打磨。用匠心做好每道工序,保證樂器具備準確的音色、音域和音諧,才能讓樂器發出優美和富有表現力的聲音。

  “老天華”所制樂器主要用于傳統音樂中,頗具福州地方特色,“蝦油味”十足。

  十番音樂的主奏樂器逗管是福州土生土長的樂器,外形看起來像一只毛筆,分為叫子和管身兩部分,管頭和管尾用牛骨鑲嵌。“逗管的音色聽起來比較高亢、厚實,能抒發悲涼哀怨的情懷。”王道武邊吹邊說,管身制作類似與笛子等傳統管樂器。

  越胡是閩劇中主要伴奏樂器,其特點有音色清亮、細膩等。王道武說,越胡的琴體選材最好是紅木,也有用紫檀木和烏木。它的發音筒比二胡略小,一般用烏鞘蛇皮蒙制,皮小而薄。

  “蒙皮工藝是‘老天華’獨家祖傳。”王道武說,為了保證音色效果,越胡蒙皮的時候必須比較緊,但又不能使聲音過硬、變小,“老天華”以多年的經驗,在此方面有獨到之處,蒙出來的琴,音色較好,音量較大。但也有不足,烏鞘蛇皮如保護不當極易破損,所以為了保證耐久度,多用小蟒蛇皮代替。

  “老天華”樂器根據本土音樂的發展需求不斷創新。已過世的第五代傳人王道輝是王道武的堂兄,對十番用的樂器如笛子、椰胡、逗管、云鑼等進行改良,將音色、音準、音量提到較高水平。王道武制作的微縮版越胡、南胡、二胡、古陶塤等作品,還在2010年上海世博會福建館展出,讓“老天華”再次名聲大噪。

  保留傳統樂器個性化

  幾經風雨的“老天華”如今有了新掌門人王增鑫。1982年出生的他從小對樂器制作耳濡目染,并對音樂有著濃厚的興趣。

  2006年,王增鑫開始接手經營“老天華”,他堅持用傳統手法制作樂器,把老祖宗的手藝傳承下去。“我有音樂的底子在,家族里就只有我一個玩樂器了,有責任傳承下去。”

  王增鑫還經常和父親討論樂器工藝的改進和創新,在他看來,傳統樂器要根據形勢進行改進,但要最大程度地保留傳統樂器個性化的元素,再去和現代樂器的技術進行融合,吸收它們的精華變成傳統樂器的養分,而不是變成現代樂器的附加品。

  王增鑫舉例說,逗管的“叫子”是用蘆葦做的,但有不少人用薩克斯和黑管的哨片對逗管進行改良,雖吹出的聲音足夠大,音階也還在,但失去了原來的音色和味道。

  “聲音中微微顫抖和通透的感覺沒有了,改良的時候應該要找原來相似的材料,貼近原來的音色。”王增鑫說,在眾多樂器行中,“老天華”核心競爭力就是對傳統工藝的堅守和對本土語言和音樂文化的理解,他長期和當地民樂工作者交流,根據他們的需求來做樂器。

  和老一輩只專注制作樂器不同,王增鑫還在店鋪里開設了培訓班,以教授民樂樂器為主,吸引了不少中小學生報名學習,在增加收入的同時,也給百年老店增添幾分活力。王增鑫還加入了茶亭十番樂團的演出,走進中小學,為學生們提供傳統樂器的培訓,積極開展非遺項目的傳承和普及。

  “留下一點種子,讓傳統樂器能走下去。現在說本地方言都少了,更何況由方言衍生出來的音樂。”王增鑫擔擾民樂樂器生存的土壤逐漸消失,傳統樂器被邊緣化。他說,靠民間單打獨斗堅守比較困難,希望政府能加大對傳統技藝的扶持力度,在上下杭等地提供固定空間和場地,集中展示傳統技藝。

友情鏈接
二肖中特100 六年级通比方法 球探体育比分在国外能用吗 mg娱乐游戏检测 缅甸龙虎技巧稳赢 时时彩后二8码倍投 四川时时 时时彩官方开奖视频下载 幸运28玩的方法 168娱乐3软件是骗局吗 即时比分足球赛比分直播